您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江大

交匯點:前方的他們,身后的親人

發布時間:2020-02-11|瀏覽次數:

媽媽在“人群里”為女兒點贊

1989年出生的梅瓊,是江蘇大學附屬醫院重癥醫學科的主管護師,丈夫殷永康是市三人醫的醫生,雙雙奮戰在抗擊疫情的最前沿。當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的召令一下達,梅瓊迅速在第一時間報了名。同是抗疫,她義無反顧地選擇了奔向更緊急、也更危險的地方。

此第二批援鄂醫療隊,江大附院從重癥醫學科抽派了一名護士梅瓊和一名副主任醫師尹江濤,于22日踏上征程,這個時候,同是由江大附院獨家派出的我市第一批支援武漢醫療隊6名成員,已在那邊緊張奮戰了近十天,大家歡欣于即將有新的戰友前來“會師”。

江大附院為梅瓊和尹江濤的出發制作了一篇微信公號,很快獲得數萬點擊量、近百條泉涌般點贊留言,其中一位名叫“趙月英”的微友這樣留言:“女兒你是好樣的,媽媽支持你,好人一生平安,我們在家等著你們凱旋而歸!向所有戰斗在第一線的英雄們致敬!”

字里行間,情真意切。留言深深打動了微友,因為即便不占名,大家也知道這份祝福就是送給梅瓊的——她是兩名隊員唯一女性;留言更打動了梅瓊本人,她為母親的深明大義而備受鼓舞。梅瓊的母親趙月英是外省的一位退休醫生。

理解與支持更來自于全家。不擅言辭的丈夫殷永康只反復叮囑妻子“把病人照應好,還要把自己照顧好”,殷永康本人眼下也正工作在三人醫的隔離觀察病區。沒幾天時間就要過3周歲生日的女兒,則完全托付給安徽的爺爺奶奶,殷永康告訴記者,他們兩口子第一時間就把要去武漢的消息同時告訴了4位老人,“沒有一人反對?!?/span>

“先平安歸來,婚禮的事以后再說!”

9日下午330分,市第一人民醫院新區分院,骨科護士賈佩按約定撥通了視頻電話,一張帥氣陽光的面龐從屏幕上跳了出來,那是小賈的丈夫伏竟松:

“你在那邊怎么樣?”

“挺好的,前幾天連續都是夜班,今天有空調整一下,不過晚上還有個業務會?!?/span>

“那邊冷不冷?你一向怕冷,衣服帶得又不多?!?/span>

“你不要擔心,我在這邊得到很多方面關心,你在家好好照顧好爸媽?!?/span>

……

伏竟松是一人醫新區分院ICU的一名護師,22日,隨省第二批醫療隊參加援鄂。

“他是臨行前一天才告訴我早已報名參加支援湖北的江蘇醫療隊?!彪m然在同一家醫院,之前賈佩一直被蒙在鼓里,“以他的性格他肯定會去,我也是醫護工作者,我很理解也支持,這時候應當擔負起責任?!?/span>

從戀愛至今,兩人從來沒分開這么久。這幾天伏竟松在前方工作忙,視頻聊天的時間也不固定,賈佩就守著電話等,有時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賈佩接到伏竟松的第一條微信消息是在3日凌晨4點多,他是來求援的,“一不留神把眼鏡打碎了,現在工作都要把眼睛湊上去看,能不能寄副眼鏡過來?!?/span>

第一次視頻通話,看到伏竟松臉上被防防裝備勒出的條條印子,賈佩當時心里就一酸,但她強忍著不讓眼淚出來,仍笑著給他打氣加油?,F在賈佩時時關注武漢的氣溫,“他一向怕冷”,為了多帶點醫療物資,小伏隨身攜帶的衣物很少,“以前在家里都不洗衣服,現在在前方衣服還得自己手洗?!?/span>

這對“95后”小夫妻是去年領的證,原計劃今年春節在小伏的老家淮安辦個酒,但疫情突如其來,“他先平安歸來,婚禮的事以后再說?!边@時,小賈的聲音有些哽噎起來。

硬漢父親“流淚”被女兒“舉報”

參加省第二批援鄂醫療隊,ICU護士凌蓉是丹徒區人民醫院派出的唯一“女兵”,除夕夜剛過完24歲生日。還沒成家的她,與爸媽生活在一起。

向醫院遞交請戰書,凌蓉沒有告訴爸媽;被批準參戰后,她也沒有告訴爸媽?!耙詾闀^個兩天走?!绷盍枞厥剂喜患暗氖?,被批準參戰的當天夜里11點多鐘,她就接到緊急命令次日上午集結出發!

最令凌蓉“頭疼”的問題已然回避不了,爸媽這就全知道了。凌蓉告訴記者,“爸爸還好”,毫不猶豫地一個勁鼓勵她“去吧去吧去吧”,“年輕人就該為國家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可是當媽媽一時卻有些擔心、舍不得了。人之常情的小波動也就那么一會兒,媽媽開始為女兒收拾行裝。

凌蓉的父親是位退役軍人,他完全懂得女兒這一非常選擇的人生價值,還第一時間“以自豪的言語”在整個親戚群里做了廣而告之,所有的親戚都紛紛共同為凌蓉感到自豪。不過,凌蓉笑著向記者“舉報”父親道:“我走的時候他直說去去去,來到這里后跟我視頻時又抹眼淚了!”

凌蓉說,打她記事以來,印像里似乎都不曾見父親流過淚。( 李明明 王景曙)

https://jnews.xhby.net/v3/waparticles/e1d2af9d6ccf4a8cbedae363a7db8c0e/x6P3xBjgdjBDCG0d/1

启牛配资